淮海坊的人间烟火:隐藏于繁华深处 老上海的新

作者:尊亿国际   来源:http://www.168pets.com    栏目: 尊亿国际    日期:2019-06-20

  作为典型的新式里弄,淮海坊与石库门弄堂房子不同。首先,它的围墙不像石库门里弄房子那么高,因而更提升了整个建筑的采光和通透性。进南向的底楼黑漆大铁门就是四方天井。因为围墙不高,天井就更像个小院落。三层楼房,每层一间南向正房,宽敞、高挑,光照充足。南向底楼一排落地玻璃门,颇具欧式风范。二楼六扇窗分为两个窗台的结构,三楼三扇大窗归为一个窗台。随着层高上升,阳光照射强度的递增,窗户的敞开程度递减。这种建筑结构十分符合自然生态规律,适宜居住。北向底楼为厨房,二、三楼是亭子间,三楼亭子间的上面就是晒台。整幢楼房房型规整、大气。初始建造时,每层正房均有壁炉。如今早已废弃不用,以水泥封堵砌平。但屋脊上的烟囱却留下了早年的记忆,仿佛诉说着陈年往事。

  淮海坊共有3层砖木结构楼房199幢。其建筑风格为典型的新式里弄建筑,屋面统一的小烟囱和清水红砖墙面形成建筑群整体特色,颇为壮观。由于淮海坊有着良好的规划设计,还有浓郁的文化艺术氛围,当年无论是商贾巨富、军政要人,还是文化艺术界人士都喜欢住淮海坊。

  淮海坊离我居住的陕南不远,后门出来沿南昌路往东至茂名路拐弯口第一家就是淮海坊。“淮海坊”三个正宗颜体字门匾是一个精致而内敛的上海梦的里子。这是老上海典型的“新式里弄”。我中小学有好几位同学刘嘉玲、王人明、张国平、朱群、宓臻、杨维霞、富彩云等就居住在这仿法式住宅楼里。

  同学阿强在淮海路上的玉华工艺品商店(距淮海坊不远)工作了十六年。那时,小青年的他每天骑着自行车穿梭淮海坊上下班,弄内有很多他熟悉的老同学,因海外关系多,故上世纪八十年代淮海坊的年轻人出国谋生的较多。他们心底里那份住高档区域的优越感与生俱来般强烈。他经常去王人明、张承中、刘增强等家里串门,他沿着回转而上的木扶梯上楼时,不经意间从半掩着的房间门里,可以看到一位阿姨正铺开了宣纸在挥洒水墨画,听到一个小男孩在妈妈的指导下,吱吱嘎嘎地练习着拉小提琴;有时会看到一个白发老者正捧着一本英文原著,用纯正的伦敦口音抑扬顿挫地读着,他不由地赞叹淮海坊的居民文化素质。有一次他骑车路过弄堂里,无意中惊扰了一个在玩呼啦圈的女孩子,小女孩愤怒地脱口而出:住不起淮海坊就不要进来!

  他还认识了一些常到玉华店里闲逛的淮海坊邻居。淮海坊居民的品味较高,比如在阿明家里看到,他母亲会用牛奶和面粉做一个奶油鸡丝。后来他在玉华瓷器柜台工作,因与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内销部有进货渠道,常常有出口样品在他的柜台处理出售,一些淮海坊等小区的喜欢收藏的老克勒,经常来柜台攀关系嘎三胡;临近圣诞节,他们会互相询问圣诞夜在哪个西餐馆定了位置,有的会说定在上海西餐馆老位置,显示出追求洋派精致的生活享受。那时天鹅阁西餐馆还在东湖路口老地方,老大昌供应一点西式简餐,比如三明治、罗宋汤、炸猪排等,色拉嵌面包只要0.15元(味道哈赞)。

  当时玉华男职工轮流值夜班的,与他搭档的一个小伙子与老大昌职工很熟悉,有时就去要一大杯(二铺头)咖啡,喝了晚上睡不着,就吹牛皮;一次花点小钱买了一大缸子掼奶油,结果他吃了太多,半夜里发起高烧来。

  周围商家职工为了互通有无买到紧俏的商品,常常来店里攀关系,记得陕西路的蓝茜西餐社有位肖师傅是厨房里烧西餐的,玉华的年轻男女,嘴馋了就托肖师傅买一份奶油葡国鸡,啊呀那个分量足啊,涎水嗒嗒滴。从那时起,他就学会了烧奶油葡国鸡。

上一篇:人间烟火你我共有       下一篇:朱一龙的微博成粉丝活动社区夜宵不够早摊来凑